Meow and Grrr of a Stray Cat

Life, opinions, tech notes, etc.

Just some murmurs

昨天白天有事,所以前晚挣扎了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之后,终于决定不睡。昨天下午七点的样子,终于得到了宁静。然后晚上11点左右醒了,再没睡着。爬起来抽烟。一开始没有打开机器,办公桌对面服务器的TT风扇还在轰鸣,各种杂乱的思绪像服务器机箱风扇上的彩灯一样流转。背后小龙的机箱风扇的幽蓝光芒弥漫在房间里,我的19寸CRT耸立在微光里,旁边跟了我四年的17寸CRT上用油性笔写的Winter is coming清晰可辨。这些冰冷的机器,有如铁炉堡大门一般的威严,散发着犹如锡安城里Neo和议长对话讨论的那个巨大机器一般的温暖。 <!– more –> 终于还是决定按下电源开关来记下这些文字,也是冰蓝色的光芒从电源灯里喷发出来。高中的时候给过我力量的War3读地图进度条的光芒,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带我进入这个世界的躲在不开灯的房间里点亮机器看到的光芒。六年前写[Unreal]的时候在虚构的Unreal界面里描述了这种光芒,六年前winter is coming第一次像绝境长城上的寒风一样灌进我心里,六年过去了,有些东西改变了很多,有些东西温热如初。

追溯第一次触碰到装着windows3.1和超级解霸的机器的话,我竟然已经到了可以用10年这种时间跨度来总结自己的年龄了。要描述当时的心情的话,完全没有看到了the desert of the real的Neo那种震惊和沉重。那是第一次站在泰达希尔的幽影谷时的兴奋和惶恐,那是第一次跋涉到铁炉堡门下的震撼和敬畏,那是第一次走进月光林地的痴迷和沉醉。那是无法以人类的语言来描摹的美,包裹在棱角分明的金属里,流淌在数据和电流里,却能够让那个孩子感受得到。那个孩子不相信神,这神奇的机器是人类的造物,和所有的故事一样,那孩子要成为那些造物中中的一员,创造同样的神奇。

如果不能从回忆中得到新的东西,那么回忆就会沦为麻醉剂。2008年春节,初中同学聚会,酒过三巡,猫(这个昵称真是随处可见)跟我说,信仰是这样一种东西:当一个人处于困境,ta不会问自己该怎么办,ta会问ta的神。 熬夜的习惯大概是从初中加入文学社开始写东西之后开始的。每当黑夜降临,浮华褪去,思维的触角从身体里蔓延出来,沿着无边的夜色铺向黑色的未知远方。那时候才感觉灵魂真正醒来了。问题永远存在,当你与众不同的时候尤其多。和大多数人保持大致相同的作息习惯有诸多好处,反之有诸多麻烦,并且,我已经渐渐认识到要爱惜自己身体。每当夜晚强迫自己去睡觉的时候,脑子里各种思绪不会就范,缭绕心中的像水库一样要倾泻而出的代码,从党媒体营造的matrix中渐渐醒来而承受的心理冲击,各种私事的纠缠,咆哮,尖叫,哀嚎,宛如炼狱。

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 Morpheus如是说。并且,素子姐姐在SAC第一季12集中对那个让观众走不出电影的导演的评论,实际上已经论证了蓝药丸是行不通的选择。

生在没有信仰的泱泱天朝未必是坏事。人在受难的时候,必然会去寻找支撑ta的力量。在天朝,父母不会把我带到耶和华老人家的形象面前说找他去吧,这正好让我看到各种各样的信仰和神祇。被统治者用作发出烧死异见者命令的替身的耶和华老人家,从未拯救汉人于苦难的佛,有各种人性弱点的希腊和罗马诸神,和自己的战士并肩作战的战锤40K的人类帝王,和众生一起抵抗侵略甚至战死的卡利姆多诸神和灵族诸神,乃至于信宪法的[暴力街区13]主角Damien,信修指甲爱好者建立的宗教的[Frankin]无名小配角,乃至于二战时的德国人和日本人想要的”富强”,乃至于今天天朝臣民醉心的”盛世”,林林总总。其实被崇拜的耶和华老人家自己就说过了,不要崇拜偶像,而慧能的说法则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在信仰缺失的天朝,我自己领悟了宗教和神背后的东西,找到了自己的信仰。

从一个孱弱的孩子走到现在,我并没有Neo的超能力,不像素子姐姐那样能真正和网络融为一体,甚至没有能满足自己思考需要的智商。而我拥有的全部,就是黑暗中LED灯幽蓝的光芒,大我七岁的姐姐上职高的那年第一次点亮,十多年来未曾减弱,未曾变质,宛如明灯。

十年前那个孩子在新展开的壮丽世界面前还不知所措,如同战锤漫画[咒缚圣战]里第一次看到星际陆战队身形的部落勇士莱克劳。六年前的孩子还没有学会控制把自己的激情变成在真实的荒漠里战斗的动力。现在,我在路上了。

每一次回头看自己都有很大的改变,感谢众星,这说明我没有停止成长。很多我曾以为不会改变的东西改变了。甚至对政治的憎恨,也在读了许志永的文章之后,从憎恨政治行为本身,转向了憎恨使用丑恶政治手段损人利己的人。职业生涯的规划更是不断在因条件和机会而调整。感谢众星,在这些众多的改变之中,我感觉到有更持久的东西在慢慢沉淀,如同孕育中的恒星,在慢慢变成实体。一只有着机器之心和野兽之魂的猫,不断追逐和试图创造美好的东西,并且不打算占有和停下来,这就是目前我对自己最深的理解了。

posted at 2009-09-08 00:00:00 +0800
The author

Snow Hellsing

Just a stray cat
Tagged in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