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ow and Grrr of a Stray Cat

Life, opinions, tech notes, etc.

美利达F801光复战役始末


8月,日益沉浸在FNG项目里,和人类世界的联结越来越微弱。而小同学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工作,借走了我的美利达F801。8月底归还的时候(干!还是老子自己回学校取的!),我已经很长时间除了出门买几天的食物之外就没有离开机器了。于是那天晚上飙车回办公室,很爽快。然后,在特别漆黑的又布满了突出于地面的井盖那段路上,我撞上井盖了。得益于良好的反射神经,我稳住了车子没有摔,然后,我撞上了第二个井盖。后胎爆掉了。 <!– more –> 等待支援
推车走了剩下的大约两公里回到办公室,马克卢表示,对这次事故并不感到高兴,真的,一点都不感到高兴。 离办公室最近的修自行车的地方就在那段井盖雷区附近,在白天推车走两公里很痛苦,所以我决定自己补胎。补胎工具马克卢才有,而他的补胎工具正在从西藏邮寄回来的路上。 得益于中国邮政异乎寻常的稳重,补胎工具在川藏路上走了半个多月,这也是它的主人骑自行车走那段路花的时间。 然后等到马克卢取到那个邮包,大约又是一个多星期以后的事情——了解他的人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号角
我拿到补胎工具,大约是一周前的事情,两把撬胎棒,两个补胎片,一片刮胎工具和一瓶万能胶。我很激动,立刻架好车子准备开干,这时候突然想起没有打气筒。卢大人表示,啊,忘了。众星在上,第二天卢大人记得给我带了打气筒,在卢大人指导下,很快撬下了外胎,扒拉出内胎,刮出一层毛,正在请教卢大人如何涂胶水的时候马克卢一个激灵:啊,我给你拿的是山地车的补胎片,不能用在公路车上。

转入持久战
众星在上,第二天卢大人竟然记得给我带公路车的补胎片。我依然斗志满满,即使卢大人告诉我昨天刮好的内胎今天要重新刮一次,我还是很耐心地照做了,然后拿起万能胶,慢慢挤出里面的空气,还是空气,最后,发现那管半瘪的万能胶里其实只有空气。 幸运总是短暂的,卢总不再记得给我带胶水。F801耷拉着肠子一样的内胎在阳台待了好几天。

最后一击
昨天,日常提醒卢总给我带胶水的时候lx说,为什么不把整个内胎拆下来然后骑车去修车摊补呢?今天下午抽出时间去了。事情很顺利,补胎回来顺便花了大约一小时清洗链条和牙盘,把爪子完全弄成了黑色。然后又折腾了半天把轮子装回去,链条挂好,刹车接上。但是,干,轮子和刹车都开始闹别扭,轮子如果上紧,就动不了了,如果不上紧,后轴会偏离垂直于车身的角度。刹车也怎么都调不好。

我偃旗息鼓,花了10多分钟把爪子洗到尽可能的干净,嗯,明天推车去两公里外的修车摊。

posted at 2009-09-23 00:00:00 +0800
The author

Snow Hellsing

Just a stray cat
Tagged in
life bike